HuiWingSong

不用担心 我的内心已经衰竭了

试新豆

第二副……

can not identify sadness through the test tube

习惯就好

真不想调 是镜头色相暴偏了

狗摸你

怕别人提起她,自己却总是不经意说出她的名字。

已经完全不了解她,她的一切其实都与自己无关,却会被任何风吹草动拨动心弦。

再也没有人能入眼,也再也没有人能引起自己的注意。

只受过一次伤,却余生都在流血。

长得好像